之行




七月底

自以为对本科四年的学校没有多少留恋,但最近仍不时想起大二时常光临的店,毕业也过了近一个月,仍零星会看到圈里的同学发一些关于学校的东西,忽然念及了大四返校后也没等到的那家只拿薯条做配菜的店。

明年这时定然会后悔返校后没有早早准备考试,到现在基本上已经不抱期望,也索性去找了份不讨钱的工作,咸鱼着等开学了再重温学习的氛围。

五六月时几乎整日都和朋友从封闭的学校找各种洞口钻出去,很庆幸在大学的结尾终于体验了这般的生活,和朋友聊天打趣八卦坐静吧一整晚,三个男生赤条着躺一起,游戏聚会谈心。也至于待家里那段时间没心思学习,整日只觉得万般无趣,偶尔也感叹疫情前大学那几年是怎么做到每天自娱自乐的,整个学期里好像出行最远的娱乐活动就是一个人出去看电影,放假待家里不变的也是抱着电脑刷着豆瓣找片子。

和舒服的男生相处真的很自在。

七月初时追了两季的《心动的信号》,说来有趣,对指向性恋爱有些抵触也居然很舒服的磕了下去,但也更发现充实自己和社交圈完全能代替这种不稳定的情感需求,于是开始思量着未来要朝着哪个方向去发展,有些向往会和更多不同的人打交道的工作,在体制外高校内,在深圳或者是次一线。本来打算这次暑假就去深圳,考试无望总得找个事做,但想到开学前还得回来就作罢。

知道读研有助学金+奖学金后本来打算孤高一会不跟家里讨钱,忽然想来毕业后的困难期再加上回家后我妈兴冲冲的跟我计量着商铺租金,也还是打算厚着脸皮继续讨生活费,再去做些兼职争取毕业前能有一笔够一两年过渡的基金。

再说最近的购物欲,618买了AirPods pro,再加上返校季入的MacBook m1,果子全家桶就只差手表了。从win转到mac也感觉很自然,可能大二时一直用社团32g的垃圾桶,许多逻辑也没多学习,虽然羡慕matebook的窄边框和各种联动功能,但也大概得再过四年才能退役现在这套设备了。在学校时几乎去万达必去瑞幸,再加上尝试了一些espresso做得各种新鲜玩意,开始接触除了速溶的以外产品,越发的感觉喝到的速溶有各种莫名的土味(不是土,就是灰尘的味道),学着先去尝试做手冲的美式,打算囤些拼配的豆子去选台半自动的意式浓缩机放家里,去学校后也没时间就买台自动的滴漏壶只做美式。这次也得选一些自己喜欢的家居,现在只看了台灯和桌垫,如果不是上下铺的话就再详细的考量下吧。

本来写东西之前还挺郁,最近想起去那地方偶尔还挺不甘,陕西的提档模拟出来后发现本硕学校就差十几分,再加上也并不是很喜欢那个地方,升学统计里除了调到本校里我几乎是最差的。再想来以后在西安也几乎没什么优势,偶尔也患得患失的焦虑。可能也是高考时就想留西安,一直到现在或失之交臂,又或者心系其他也没勇气再选择,但总归还是遗憾。倘若顺着自己道走了或许又有些转机。

到现在想起去年这档子事总还是五味杂陈,但总归心情都不会好,也真的成年前后的各种憧憬积攒下来的败亡,如总盼着的一件事经历时才发现全然不同,只盼着能早些渡过这段空窗,拉回自己,再找回期待。

发表
本文共 1263 个字符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新评论